神灯游台湾

1314,我的跨年旅行——在台湾,在路上(DAY8)

[复制链接]
任务二号 发表于 2015-4-18 00:14:5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台湾游记
本游记行程天数: 13天以上
去台湾的月份: 12月
本游记的地点:  台北市  台中  台南  台东 
作者博客: http://www.mafengwo.cn/i/2946121.html
作者微博: http://www.mafengwo.cn/i/2946121.html
版权:  已获作者授权
2013年12月29日,台南——台东
' T( @9 ~$ ^5 @( v# ~# k# i+ h7 L- L* S+ O& W+ A
今天即将离开台南,前往台东,上次很想去而没去成的地方,也是我在回到台北前的最后一站,不知为何心中却有些不舍。
7 Z+ ~4 K: S! t. r$ r, `( H
5 P3 M8 g, K7 ~2 H4 d* h早上还是醒得很早,在脸书上传了在台南拍的照片,给城市小屋留了言,八点钟左右退房离开,柜台前是我来时见到的帅哥,他看上去更专业,话不多,保持着礼貌的微笑,但是我却很想念夜班的小帅哥脸上那真心的笑容,和他无时无刻不洋溢的热情。其实并不是因为他长得有多帅,是他的体贴与温柔让我心动。1 q) J3 x8 c8 Y, {( V' q

$ H$ w! T! J, ]; Z2 i4 m台湾男孩的家教一定很好吧,好脾气,有涵养,有耐心,尊重女性,这都是国人所欠缺的。有人可能会觉得这样的男人不够man,我却认为真正的man并非外表强悍,而是内心温柔。男人的温柔永远都是打动女人的利器,就像女人的眼泪一样。
( L6 X& U5 c, n) I* L* b# v; _( J" D. J: D
在门口的早点铺吃过简单的早餐,拖着行李一路走到车站,天气不冷也不热,有微微的风。再看一眼美丽的成大,它是我在台南逗留的短短两天里最爱的地方。下次我还要来,住城市小屋,每天哪儿都不去,就泡在成大的校园里,那滋味一定很美吧。2 j7 N8 u: O$ m9 z+ n) r2 S

+ l6 i- i' f9 K) |& k( n( X% O* V高雄的区间车准点发车,今天是周日,车上人有点多。我找了个靠窗的位置,把行李放好,脱了外套,站在那儿边听音乐看风景,等待与下一站的邂逅。
6 o( X  U1 Z1 m% E8 k3 t% D- j# D, ]6 {7 B
在路上是旅人,在陌生城市中是过客,我那惯于漂泊的心啊,何时才能停靠下来呢?1 e0 D# l7 Z3 D! S1 y" q
! ]" T" u' g( V
那时在路上我与你争吵,伤你的心,此时我在路上独自一人含泪想念你,这一步迈出去真的好难。你要的安定,我要的自由,也许你也会偶尔想起我的天真,就像我想起你的温柔,那样的了解与包容,我到哪里去找与你一样的人呢?; z) b' M) b( I

& j: J2 @1 e8 _好奇怪,我只在路上疯狂地怀恋过往,是否因为过去有太多回忆被遗落在路上?也许从此不再有一人,在我不懂爱时爱我如你,在我懂得爱以后却永远离开了我。
$ `8 p) O8 e4 ?, k0 a9 ^9 S! w8 b( O7 F* q; e# T0 K! v
我记得和你一起自驾川藏路之前,有个朋友曾对我说,傻瓜,旅行不是冒险。可是我从爱上旅行那一天起,就混淆了它的概念。. }: y1 w. X8 f5 q2 Q4 `9 _+ H
6 P$ {- |0 ]; H0 G
我在云南经历过生死瞬间,但仍不曾放弃对远方的向往。我多么迷恋那些一个人背着大包辗转行走在路上的感觉,身体是疲惫的,但心却是满满的。一次次上路,不是为了看风景,而是为了看清自己。! `# ]2 K+ x( N

( u$ }3 {% k( L9 z& U( [$ B车到桥头站,站台上一位台铁志工在车门前铺上坡道,协助坐轮椅的残疾人上车。我赶紧让出轮椅固定座(就是车门旁和座位中间留出的一块空地)。/ t( ]2 f$ m4 E2 g7 i9 f

4 X4 Y1 l- |$ g# N- y列车平均四公里便停靠一站,在新左营站下了不少人,因为这里是转乘站。箱子上的贴纸掉了一块,也有人提醒我,呵呵,顿时觉得台湾人好可爱。6 Z7 W- z1 |7 ]6 r9 k" O* g5 Y
; N" z% l# T2 e4 @% y. T/ `
一个小时后,车到高雄,开往台东的自强号大约50分钟后发车,原地等待就可以。于是跑去买了瓶苹果红茶,坐在站台上上网,听歌,等候自强号列车。
8 K# V+ H/ C! D0 j ! P; b: D- G- X2 z1 r
10点40分自强号准时从高雄  发车,我坐的是第一排靠窗的位置,把行李放在身边,腿伸得长长的,看窗外的风景。2 _4 s+ `- g8 b6 a$ \

2 p- a6 ]$ i) P阳光灼热,车过枋寮之后右侧出现无敌海景,幸福感顿时爆表。本来觉得一年能看一次海就很知足了,没想到竟然一个月就看了一次。/ q/ m  E9 r' {& N0 F4 }
: j+ W7 e& S& T; |1 L9 I' e# n5 L
这一年我有很多次机会在路上,贵州  、江西  、安徽  、浙江  ,台湾  ,回首以往,觉得收获好多。我在旅途上不停感悟与成长,那些一个人独享的美好回忆,无人能懂。2 a- j! {# i' N: z" J. y  ]
7 F$ e: J# |# e+ O7 h) _
一个又一个隧道,漫山遍野的树,在视野中时隐时现的大海,延伸到远方的铁轨。
) Z  F, J) d! @! ?3 N; W2 r) C7 ~
4 h* E3 y6 Z4 Y) T5 _陶喆在唱着‘寂寞的季节’: “多想要向过去告别。。。却永远少一点坚决。。。从回忆我慢慢穿越,在这寂寞的季节。”
4 o+ o0 ~0 U) o6 d; E& Y. a( [) f
# I8 t/ n" r, `车过太麻里站,碧蓝大海近在眼前,海岸上有数不清的椰子树,铁轨上停着一辆旧旧的列车。这是几天来最美的一段旅途。
( O0 `9 F0 X+ {3 ~
6 v* _3 y- s* R$ i5 y此刻我正坐在卑南文化公园的一块石头上,身前身后是一人多高的茅草和直直耸立的椰子树,风声飒飒,不远处的公路上空无一人。这只属于我的午后美好时光,若不是因为去都兰的上一班海线刚刚开走,我还需再等待一个多小时,就不会走路来到这里,也无法拥有这段时光了。
( U& i5 I% F9 U) {% I  i$ S9 g! L/ k/ b) C3 s; Q
坐在那里吹着风不想动,原本以为不巧的,变成了刚好,也许这是上帝在教会我,不要为错过的而遗憾,因为前面可能会有更好的在等着我。
8 d5 P' m$ {& ?3 _
" f+ D4 {/ H4 ?: c起身往前走,从公路旁拐过去,顿时被眼前出现的美景惊呆了。不知该怎样形容我所看到的一切,这种时候我常常恨自己词穷。坐在草地上拍照,阴天,光线不足,拍出来的不如我看到的十分之一美,正如我文字的拙劣一样。不但美,而且安静,没有任何多余的声音,只有风声,一动不动,感觉如在梦中,多么想将此刻留住,让时间不再前行。留我在这里,在这个感动的瞬间,就让我的心全然地静默下来,且听风吟吧。
: U: P0 `# ?# b$ o0 K) p
7 W$ ~& z* t# \- {" \为什么不能将幸福无限延长,体会生如夏花之静美,是否只能如失乐园的男女主角,在最幸福一刻死去,才能以生命为代价留住永恒。亲爱的台东  ,感谢你给予我这如此温柔甜美柔情无限的时刻。
7 U0 c) W* Z- h* y
5 T" F' i2 }5 \( N7 N坐在树下的木椅上听“张三的歌”,太阳出来了,歌声悠扬:“我们要飞到那遥远地方看一看,这世界并非那么凄凉,我们要飞到那遥远地方望一望,这世界还是一片的光亮。”- w- z* n, d  ]

% l& w, }* u( m( Z# C卑南文化遗址公园
9 U' s7 `; r  `$ Z3 G6 G1 W) E7 ]3 x5 j$ p8 [, M" C* b8 F
DSC000100.jpeg , o/ c9 l8 w; E/ o, D

% E5 t: \8 A4 @3 ^, ] DSC000101.jpeg
0 Y7 [) s4 u& L  J8 L0 S
! s( D. V. o8 p7 t DSC000102.jpeg & B/ e5 _/ b# }/ d* P; H- m# E! M

9 J; Y5 o0 g* l& ~0 Z. n DSC000103.jpeg
  a$ ^  R# `$ G. c7 x
5 w) p! i# T2 e DSC000104.jpeg 2 H( j, A+ t# ^8 S! b& O

' w: v; Y9 y( |8 N$ @7 | DSC000105.jpeg # V( g3 N3 \! [! P6 j
' z; z# {( {+ J9 c# r- t
DSC000106.jpeg + X/ C0 G. w' f1 ?
$ d! F, K# X- V7 U
DSC000107.jpeg
9 d# E+ A! D9 ^. ^  s2 d9 c
) Q& O) k. j( `' p. P# m* Y DSC000108.jpeg ( j  e9 c+ V3 I/ m6 F6 T

& ^0 ~2 M  ^3 L1 v DSC000109.jpeg ) z" X8 H/ G% ~( D' R

* L- d, B. n6 ^3 ` DSC0001010.jpeg
! ?: ~9 L8 \  _9 [: [4 f  y* t% }1 K8 f
DSC0001011.jpeg
. G# c& Z! [1 P- o* q# X/ y$ u, B" \7 w+ s# p7 z% ]0 ^+ D. [
DSC0001012.jpeg ( M: f1 [+ q. f1 H5 Z
, C# H9 e0 S) t) G' W
DSC0001013.jpeg 9 Q0 e) ^! B- A& U' Q+ e

$ h* S2 T4 I  p8 m. S- |2 \9 T DSC0001014.jpeg
6 t/ M$ j5 ?9 w# |4 J2 Q7 b7 s2 K
8 w! o9 w( m4 m7 X- A) r0 [! c DSC0001015.jpeg
' E- z( q" k) u1 Y" D! I! S* v& }' U! I+ z3 ]
DSC0001016.jpeg ! K4 `: J0 X7 }8 }" w9 D
7 s; l; |4 B' d2 y1 c
DSC0001017.jpeg 9 I3 b0 Y0 c0 O& c
% {7 z- D6 l9 _8 P
DSC0001018.jpeg
" E( r  ?' B. m% c
4 D8 j* P. V( s% _8 D0 ~ DSC0001019.jpeg
; H5 o* K& M+ m! T1 \( M
: Q& K9 _$ Y8 p  r& w DSC0001020.jpeg - Y" y! E8 e; `/ U+ i( h) g1 }& i

4 U. Y$ F2 m" n& Q' a" K+ o DSC0001021.jpeg & Z* U- f1 |* ~1 ^) ], O

7 h8 ?7 Q. d9 S# ]$ j DSC0001022.jpeg 5 p; g: o- j2 g5 X

7 e) r1 d; p+ R; K% D! w DSC0001023.jpeg
9 t% ^4 J8 A, w. L  H1 E: H# ]6 Q; K7 d2 K
DSC0001024.jpg ! z2 Q9 Y) V0 C2 \  G$ a

# P/ q& w6 u( s: m, c DSC0001025.jpeg # J  j( N$ u( c& x5 h

, l+ |6 l# Q8 ~! t  ?, [ DSC0001026.jpeg
' f7 K; v' B* @% P0 J
9 g. J8 `( T. z8 e DSC0001027.jpeg ' H3 m; t! [; @
% k3 [2 F+ D- i' `6 I
DSC0001028.jpeg
% f: w; w/ v8 |4 F* C  R$ y& _8 r" w& B" Z+ s1 J
DSC0001029.jpeg 7 }7 o) d2 h6 {: _

) h+ w) ]" p0 e5 f DSC0001030.jpeg
& b. ^4 @; \% G0 I1 [
  R' Y1 P2 O8 s, s+ i DSC0001031.jpeg 6 j5 p5 W( Z/ v9 `4 S9 m

7 G  ]/ \+ d1 e$ f0 Y8 ]9 \. a DSC0001032.jpeg
! F6 t- l& w" y1 H. [6 T1 n' M
+ H& f& m8 [" r9 D. W DSC0001033.jpeg
. F: l( E2 Q$ m& l; t# B# c- r2 l  i3 l# k4 N; l4 ^! P. j% P
DSC0001034.jpeg
) n8 b" Q- a: W( o- q. I
* R9 E' B4 N! C# Z) T DSC0001035.jpeg
  E8 s  v6 M. {& e% w5 i8 F5 a: A7 t/ Z/ U& k4 ~
DSC0001036.jpeg
& b6 B, |5 s- k4 W& C& p) j  N1 {  F
DSC0001037.jpeg
5 e2 p! H9 i; d6 s. I% m  5 j. P' ?" ?5 Y$ z, g
坐了好半天才起来,往旁边茅草夹道的野地里溜达了过去,然后就哗地一下又被惊艳到了。一人多高的茅草在风中摇曳,高大的椰子树耸入云霄,这些都还不算什么,最厉害的是除了我居然一个人也没有。我一下子就觉得整个世界都属于我了,开心地在野地上边跑边哇哇大叫。结果差点儿忘了时间,不得不跑着去火车站,汗。。。
. D. N* H5 r$ `6 n* `- `  J
3 ~2 _4 s8 v  {/ c9 o. Y跑到车站取了行李,还剩五分钟,我也没闲着,等车的功夫主动开口询问旁边一位日本  大叔,知道他想坐去高雄  的客车,然后就助人为乐了一把,帮他找了去市里客运站的出租车。这个司机刚才想拉我去都兰,我嫌贵没坐,坚持等海线公交,他也没勉强我,还告诉我要怎么坐车,这会儿也算回报了他一下吧。& z% o8 j3 Q! r+ e

# X6 _% G$ r- N4 H1 ]正给司机和日本人当翻译呢,扭头一看,我等的车来了,赶紧跟大叔们说拜拜,蹭地窜上了车。海线一天只有五班,错过了这趟下趟就不知道是啥时候了。都兰离火车站还有一个小时的车程,虽然远了点儿,但旁边的人告诉我那边很美,还是很值得一去的。我看过车站旁的风景,对这一点已经毫不怀疑了。1 P( w  K9 ]0 }8 N

. d+ ?% G& Q( l, p- P/ z. |2 {这趟车果然不愧对“海线”的名号,这一路完全就是沿着海岸线行驶啊,不用特意去什么景点,放眼就是绝美的天光与大海,看得我双眼发直,不时惊叹。在我去过的台湾  所有的地方,包括我很爱的花莲  与垦丁  ,都比不上我今天所看到的台东,她的美轻而易举便超出了我的想象。! i- z5 r) F/ o1 O; B( L
0 F) q  r6 l# Q9 Z. v( z+ Q
这个由大海包围的地方,无论是海岸线,椰风海韵,还是礁石海浪,都带着天然的况味,美到难以形容。其实这里面也浸透了许多人为的力量。就像我刚才看到的卑南遗址公园,看上去貌似原始,却有专人负责打理,只不过没有掺杂太多人为的痕迹,而是努力让它保持着自然的感觉。台湾人对于生态保护的良苦用心由此可见一斑。
. D; w; E; j+ A; T6 z
; z/ [6 |( I2 L/ T# \路上就在想着,明天一定要租辆自行车,沿海岸线一路骑行,去探访台东  的美景。车子开到都兰糖厂,我下了车,拖着行李朝前有了大约十几分钟,从旁边一条小道下去,不知不觉就快走到海滩了,觉得不对,碰巧看到路边有位正在劳作的老妈妈,就问她知不知道这边有间民宿,她冲我非常慈爱地笑着,告诉我我可能走过了。
/ T% e" r+ J. b- [! d5 Z/ O4 ~. ?& g8 s" n( A
每一次问路心里都收获一份感动,没有一个人三言两语敷衍我,都会耐心地讲到我明白为止,就算不知道也会努力帮我。我在心里暗下决心,以后也会像这样耐心主动地去帮助别人,把在这里收获的爱心传递出去,不让它在我这里止步。( d" o/ v3 P3 a9 ~; K, s

4 H8 [. I3 |" C) H% S; g又是路边一间低调的民宿,不仔细看以为只是寻常的人家,幸而墙壁上有生动的涂鸦,信箱上也写着监狱背包客的英文名字,我才知道到了。1 n, G$ T4 _( c% }8 O
! w% B0 O4 l$ j
可是敲了半天门也没人出来应门,只好打门上的电话。接电话的帅哥让我稍等一下,说他马上就到,于是我把东西放下,跑到一边的公路上去拍照。这里好安静啊,真是一条寂寞的公路。我看着路旁的椰子树,想到不远处的大海,一下子就爱上这里了。
) i& z3 J8 |' K5 h* _3 y2 j( m5 u3 f9 O/ H  l# P
过了大约十分钟,一个帅哥骑着机车停在了门口,自我介绍说他叫凯杰,给我开了门,引我进去,登记,发了我一个脸盆,一把带着手铐型钥匙链的钥匙,还有一张写着“入狱通知”的明信片,又给我拍了张照片,说稍后会寄给我。这样我就算正式“入狱”了。
  m6 S: Y* o+ _* b6 U0 y
0 ^: V5 N( G$ E  q不知道其他“狱友”是否都出去玩了,整幢楼里就只有我一个人,小帅哥帮我办完入狱手续便又骑着机车离开了,我洗了个澡,换上橘黄色的“囚服”,坐在房间里敲字。我幸运地拥有一间单独的囚室。这里的设施都很便利,客厅里有电视,书籍,自助厨房和免费的小吃,看来“犯人们”的待遇还是相当不错的。
" G( I+ ~2 W; U  G! W% t6 x8 Z" |6 F7 b; x
问过凯杰,这边吃东西、泡咖啡馆、去海边都很方便,自行车可以免费使用,我想待会儿出去随意转转,找间网吧把这两天拍的照片传上去,明天再开始骑行之旅吧。# h/ H" Q( S7 s0 B$ E& [
' p& K2 A6 f3 h, B3 f. t" x1 q
监狱背包客
: x* N8 x3 l9 \  g. l! Z  w$ E0 L9 p8 u4 n) R! {1 }
DSC0001038.jpeg   p" J  G; s  u' X" T
2 `& h) c+ f& h+ z) m9 \
DSC0001039.jpeg
  H6 S( |6 b+ e/ @5 q  A/ p" ^
  v5 M# @' p8 D9 A4 w5 V DSC0001040.jpeg & Z' d* W0 P; I1 s

+ Y6 `& E# x% K DSC0001041.jpeg ( T' |; L  k+ w5 i# l7 I$ l
7 F; f1 u& r1 a, p2 R- r
DSC0001042.jpeg 1 g- F- g2 v9 k3 W/ o

' L4 ?. D/ N# i- u& T DSC0001043.jpeg " ^% H$ F7 d3 k  d' }* r, C0 P

: x/ h' w, D4 O! g+ R9 m5 n DSC0001044.jpeg
# e# z- n- ^, J) d
: n0 P6 W% ]2 K& l( H DSC0001045.jpeg ) p1 p4 f* Y$ n$ l& ?
# L) W) _  y0 \* A' t8 t
DSC0001046.jpeg 1 a  v5 q3 m, ]1 O

; F0 y- D; d2 Q$ X' y  { DSC0001047.jpeg
! t3 F! k; l. T; ^3 C: i8 ^5 x; r- \4 _. T9 a& u5 l
DSC0001048.jpeg / D( Z; o! P9 o# D3 g
0 d# S" [6 z# l' d
DSC0001049.jpeg 7 w% d1 u, c) j7 ?

* v# O8 Z: v1 V& H, { DSC0001050.jpeg , Y1 E4 [* d" x% q% _6 \# V
7 L( p2 T/ B* B! w, J
DSC0001051.jpeg
: \; U" E( F' g+ U( P" K9 [8 k: z% R  a
DSC0001052.jpeg ' \* ~7 u3 h9 n& P/ m. l# q
  
$ s( ?+ ~, T' K' Z7 Y$ Y! E8 u; x1 t" I5 M1 f/ t
晚上去都兰村里找了家网吧上网,这是我在台湾  第一次看到网吧,而且用的是我从未见过的投币式电脑,网吧里除了我全都是玩游戏的小男生,我找了个男孩教我操作,门口坐着聊天的爷爷奶奶们也热心地指导我,我是有多么喜欢都兰这个小村子呢。
: @# d& G- R3 c+ G
$ Q( u$ C  w# L8 y天黑后连路灯也没有,我也不知道害怕,黑咕隆咚地用手机打着手电到处乱闯,在糖厂附近发现了一家餐厅,一间咖啡馆,和一个仓库样的私人领地,听到里面两个老外在说话,楼梯上还有一条大狗探头看着我。
" b6 Z$ Y3 b6 H% M8 ~, C! J) |% l: c5 d0 q' d
在旁边的餐厅点了炒乌冬和味繒汤,身后就是暖暖的火盆,一个老外带着混血小朋友在逗狗,偶尔也用中文和店主聊天。吃过饭沿着空旷的马路走回背包客,身边只有偶尔一辆车驶过,小巷里空无一人,昏黄的灯光淡淡地洒在墙壁的涂鸦上。' ]( z0 b. u1 c/ Q- k: a
% g" N) U, D2 b# ~: t1 \
旁边男生宿舍的台湾大叔和大陆交换生都在客厅里,我们几个聊了一整晚关于台湾和大陆的话题,他们从台湾在地人和大陆交换生的角度给了我很大启发,一席交谈,获益匪浅。# ?/ I2 _9 c, f. u  q
2 x) [5 k! }& u, Q  Z+ F
聊天聊得兴奋了,都快一点还睡不着,不知不觉已经是2013年倒数第二天了。
* C) t+ x8 X% [9 s8 B1 U . E: W( r# F# Q& V' u9 L
▌推荐阅读
▌台湾住宿空房搜寻
▌湾湾游记》更多湾湾游记

sitemap|神灯游台湾

GMT+8, 2017-12-11 23:23

Powered by Discuz!

© 2001-2014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